楼宇对讲FTTH全网合一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00 : 00 : 00 随便看看

城市123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本贴是论坛每日签到系统在每天的第一位签到
web手机电脑无限云控, 电脑始
据传某校高三八班一男孩中秋前夜自习后在教室自杀身亡,很优
安徽铜陵新闻网铜陵网_铜陵新闻_实时热点_铜陵县新闻_铜陵论坛|安徽铜陵新闻网     据中国宣城网报道,5
科技创新助推脱贫攻坚
黄山楼市此时新房、二手房最真实的现状 现如今
55065505550355025501550055135499http://v.qq.com/vplus/953fc25a6b948d4d374b388a03b2358f
数学真的很重要,我们抛开功利的目的,精通数学,不仅对生活十分重要,而工程学
杭州市四套班子领导“黄山行”,跨区域合作有大动作
  今年27岁的徐旸,2010年毕业于黄
小时候老师问祖籍哪里?我答芜湖洪冲,因为那里葬着我的爷爷
请问安徽绩溪山区适合养哪种动物
该处违反道路交通法的60公里50%以下不罚原则,违反常
2020不足百天的2019国庆小聚健康会,30年风雨已经淡然,能见
世界首次禅修马拉松在大洪山开跑 5月8日,湖
bg2.png 国家5A级风景名胜区。九华山佛教文化博
安徽省安庆市麒麟镇蛋糕店的号码
“跟着诗
江苏丰县15日发生致8人死亡、60余人受伤的爆炸事件,经公安机
1987年,开始研究两宋时在滇东建立的自杞国
绍兴成人大专或本科学历报名流程以及报名时间等相关事宜 绍兴文理学院继续教育
此新闻一出,城市123立即判断,绝对是新闻闹剧,当然并无证据,漏洞在费建勤美女
  三线建设是中国在20世纪六七十年代基于战备需要而对
国际食品包装协会秘书长、著名食品安
根据消息人士向南华早报透露,在2月9日下午三点
知青年代 :难忘的施肥劳动  
东北抗联从1932年、1933年开始兴起,
洋葱是我们家家常吃的一种蔬菜,可能有些朋友因
和三丰云交道大概4月,之前一直主机屋
扫黑除恶如果排行榜,这2案一定前列,不敢想还有后来居上吗?骇人听闻故
三兄妹,三段故事,三种人生,却串起了娱乐圈数位明星的恩爱情仇,因
安徽省休宁中学2018届1班 2018年08月25日发布,感谢山顶洞人,根据
中国铁路总公司运输局营运部副主任黄欣回应表示,铁路部门将会严格按照国家有关规
国际在线报道(记者何雨阳):北京时间
这部开国大典影像档案以俄罗斯联邦档案部门提供的开国
6月23日,安徽2019年高考分数线公布。高考成绩放
(德国之声中文网)《法兰克福汇报》刊登了一篇由美国政治风险咨询机构"欧亚集团"主席布
​ 93岁奶奶怒斥91岁爷爷:“我不要跟你在一起了!” 最近有一个新闻 让我等单身狗酸成柠檬 安
黄山驴爸爸旅游科技有限公司诚
夜空中银河系的星
长运北苑33-79店面,紧靠汽车站进站口,门卫同
Macbook Pro (MD313): i5 2代 2435M 2.4G/4G内存2*2/500G 硬盘/HD3000显卡 512M 显卡/DVDRW/13.3显示器, ¥4000 20
auction
失去支持的DZ实在不能动,本站常见错误005,每次网
某些企业的应用环境中,需要接入多条宽带线路。连接Internet的线路提供
苹果发布11未带5G一方面是技术缺失,另方面可能
想必很多机友可能都发现了,手头上的A5860手机没有Root权限。当然,这个是肯定的,基本上每
名站:2345导航 360导航 腾讯导航 澎湃 新浪 搜狐 凤
现在这时代对女人的要求越来越高,姑娘们不再把宅在家里相夫教子当做自
携号转网至少清理掉不合理套餐,15元50m这种奇葩无意发现还有,
 中国婚姻从来都是买卖市场,难道就没有感情吗?动辄数
关于2015年市直机关拟遴选公务员的公示 根据《黄山
国内最寒冷的是哪个城市
商务部强硬表态反对贸易战:任何对手都得掂量掂量   据商务部统计,我国已经连续18年成为遭遇
http://www.3lv.com.cn/data/attachment/forum/201612/13/234911qn55vcvqo56ccjuc.jpg 产品
1、所有人都已经学会我把你宠坏了,唯独你说我
浙江免费旅游景点 1.王村口镇(遂昌的“小上海”,浙江丽水遂昌
最高法新司法解释加
Every story has an end, but in life every ending is a new be
http://www.tudou.com/v/KGFwNCw2rrU/&resourceId=0_04_02_99/v.swf 云采集如
以上够全不,不全跟帖报名,服务业调查拟下一批,宽带调查,餐饮
382 屯溪一个小城,但沿江开发整治堪比上海外滩,自西向东有文
由于本站永久空间,欢迎爱好者参与,对于二级域名免费空间域名外,获得主站同权重
再次换空间,是不是会点,累累
总共2392条微博

动态微博

查看: 2160|回复: 0

[淝北李氏] 李淮铸曾祖父李正洲的传说故事

[复制链接]

10

主题

0

听众

636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7-8-15 00:07:25 |显示全部楼层
  淝北埠里,原名埠子李,曾与双墩高岗李南北相呼应,亦称北家李。李家自明朝初年被迫从江西迁移到埠里这块贫瘠的土地上,用自己的勤劳双手一代又一代地艰苦奋斗,终于在清朝嘉道年间形成了肥北乡李氏望族。埠里方圆十里八村十之七八皆姓李。李姓的崛起主因是李氏家族重视耕读传家,农商并举。还有一个重要的因素是李家自二世如松公担任堡子李驿站亭长,之后数代沿袭担任地方胥吏千户长。李氏家族人口发展迅速,明清三四百年间发展到占有可耕土地四千余亩。


李氏二房份十五世昌宁公(我的太祖父)独占埠里东社坛庙周边一千多亩良田。太祖生下五个儿子,后来称作小五房。每房份分得十至二十户(一个自然村庄)。太祖随最小儿济德公重新开村,居社坛庙东瓦房郢。济德公生两子,长子正洲善骑射练武,身强体健,一身好武艺。次子正赢自小读私塾识文断字,精通小九九。兄弟俩勤勉好学,一武一文,闻名乡里。




  话说咸丰年间,正洲,正赢兄弟俩正年轻力壮,武功才学,展露头角。经合肥县衙举荐结伴同去江宁参加江南省每三年的乡试会考,不成想同期获得文武举人。合肥县令亲自率县衙差役上门贺喜,接送队伍长达一里许,好不壮观,好不荣耀。不过这兄弟文武举子后来未能入朝为官是因为洪杨暴乱搅了前程。




咸丰年间天灾匪患,李鸿章在合肥磨店招兵买马组建团练扩充淮军,正洲自当报名参加。直至后来李鸿章淮军的江北大营与曾国藩湘军的江南大营联合一体,曾祖父成了李鸿章六弟李昭庆麾下的一名前军马队校卫,在一次与捻军交战中身负重伤,不堪领兵,只得谢辞军职领了军饷回到家乡埠里东,新建坛东瓦房园修养生息,这大约在清同治四年。此后,曾祖父再也没有带兵打仗了, 但是,在家乡留下了许多盛传不衰的故事。




一、六百亩梨园


       曾祖父解甲归田,因在清剿东捻的战役中执行曾国藩“扼地兜剿”的战术最坚决,最果断,战功显赫,受到曾国藩嘉奖,得到五千两赏银。回到故土曾祖父购置两千余亩良田。请来专业果木大师,在六百亩的土地上培栽了四千余株适合本地生长的梨树,杏树,栗树以及柿树,分别建有梨园,柿园,杏园,栗园。仅梨树就有三千多株。经过几十年的培植,果园郁郁葱葱,果实累累。每到果实成熟的季节,四面八方来兑梨的客商络绎不绝。每年来自果树的收入比种植粮食的收入多得多。曾祖父生了七个儿子分别占了五个自然村,拥有两千亩土地,六百亩果园。成了当地名副其实的殷实富户。据说,站在二十里外的元疃集,白龙场都能远远地看到老家郢滩塘埂上的板栗园。那些栗树大多高达十余丈,好不一派生机勃勃的景象。南来北往的过路行人以及当地村民口渴摘梨,皆各需所需。


二、顿餐十斤肉


       曾祖父入军之前就是闻名乡里的大力士,能在大场地上一口气翻动石磙上百次。单手举起二百多斤重石锤。常与家丁比力气拉绳(拔河),一个人能力敌五人。力气大,自然食量也大,据说他每逢青龙场大集都要去赶集,割些肉回来犒劳家丁。一买就是半片猪,自己还单备十斤熟牛肉。伙计抬着猪肉,他自己却骑着高头大马一手拿着熟牛肉边走边吃,一手拿着酒壶边吃边喝。没到家十斤牛肉就没了,二斤酒也见了壶底。
  听我的一个老姑妈说过,她见过曾祖父时曾祖父已经七十大几了。虽然高大威猛,体格健壮却依然步伐轻盈,可见他武功底子坚实。老姑母说他每顿能食用一升米饭,一只老鸡,二斤肉。每天早晚两顿酒,只喝自家小槽坊酿造的纯高粱小火烧一壶(二斤)。


三、三百丈马道


社坛庙东侧的瓦房郢是曾祖父的爷爷从埠里北的黑树棵迁移过来的。经过几十年的休养生息打造形成了一个百十人的村庄。由于村庄地势较高,雨水难以保存,食用水更不方便,太爷爷手就开始南移,移入梨园老家郢居住。一来好管理果园,二来食用水方便。原来好端端的一个村庄瓦房郢就慢慢消失了,成了一片瓦砾地。直到现在老家郢后面的那块大旱地依然瓦屑满地,时不时挖出大青砖来。老家郢南一里许有一道冲旁子,沿着冲势约有三百丈长,五丈宽,一华里多。这个地方一直荒芜着,附近几个邻村都称其马道。这就是曾祖父的骑马射箭的练武场。上世纪五十年代末所谓的“三分天灾七分人祸”的一九五九年冬至一九六二年,三年中那块荒地成了死人浅埋场所。听当年存活的老一辈人说,三年间有一百多号人浅埋在哪里。每逢大雨过后那块土地依稀可见白骨森森,此后,有人称马道岗。近几年每逢清明回故乡给父母上坟,我总要去那里凭吊一番。如今,那里更加荒芜了,荆棘丛生,茅草萋萋,坟堆团团,不禁令人满腹伤怀。




四、窑塘与窑场


我不知道是先有窑塘还是先有窑货场。或许先有塘,之前这口塘有别的名字。后来建窑,改名叫窑塘,依塘建窑应该是合理的。有了窑改塘名也就顺理成章了。我多次考察,询求村里的老年人却终无结论。我曾在其他短文中已多次写到了老窑址,因为那里有我太多的遐想和回忆。


这口窑应该在高祖父时就有了,在曾祖父时发展到了高峰。因为那时家境富足是最发达的时期。几千亩良田,几千株果树,房屋都是砖墙小瓦顶。高高耸起的马头墙,灰白相间的江淮徽派建筑构成了和谐的祥和景象。
  这里的十里八乡也就这唯一的窑场。为什么我要把窑厂的厂改成场,原因是这里不仅是做砖瓦,还生产各种窑货,如早年的窑锅,碗盘,水竁子,腌菜坛子,酱缸,烘篮子,火盆子…….各种民用窑货。不是简单的砖瓦生产,一两百年前这里曾经是民用窑货的集散地。如不然那里为什么留下那么多的民用窑货的碎瓦残存。


这个土窑曾经为当地的十里八乡输送过富家房屋的砖瓦,也给千家万户提供了窑货生活用品,清朝民国的中国还是很落后的,人们生活在极低生产力的水平下,日常生活用品还主要依赖手工土陶制作。这与今天的物产过剩的工业时代相比较是无法想象的差距。这座窑的遗址虽然只剩下一座长满荆棘的土堆,但是,其历史贡献是我们应该永远不能忘记的。它是一段历史的记忆,一个时代的遗存,也是我的太祖父,曾祖父那一代人才智的历史见证。


五、抱牛洗蹄


相传曾祖父力大无穷,直到晚年也还有慕名来学艺的,比武的。曾祖父不堪应付,常常借游历于名山大川以躲避骚扰。话说光绪十一年,六十多岁的曾祖父还能正常做一些农活,常年坚持练武杂耍。这一天他像往常一样牵着一条小黄牛准备过寨门赶集。这时寨门口走进一个二十露头的青年人正向村民打听曾祖父名号。曾祖父听得真真切切的,这又是要前来拜师学艺的。曾祖父掸眼一瞟却见得那毛头小子满脸稚气却隐藏着一股煞气,于是打发家人如何应对。自己抱起黄牛便在壕沟给黄牛涮蹄。那年轻人看得眼睛发直。曾祖父趁发愣档口夹起黄牛一跃跳过三丈圩濠,骑上牛直奔青龙场而去。那青年问此人是谁?家丁按曾祖父交代说:是家里的帮工家丁,那人见状便悄然离去。


其实,那人不是前来学艺的,倒是来向曾祖父寻仇的。


早年,曾祖父随李鸿章六弟李昭庆在淮北清剿捻军,与张乐行部下一曹姓将领作了冤仇。曾祖父立马阵前,曹姓邀功心切上前挑战,二马一措盾被曾祖父单挑马下,被涌上前来的士兵活捉回营。后来被斩杀并悬挂其首级于涡阳城门示众。自此,那曹姓后代记下深仇,经多方打听才知道曾祖父居住于此。曾祖父心知肚明为了避免再次伤害避而远之,以免再添新恨。那年轻后生倒也知退,心想家丁尚能这般武艺,师傅功夫那还了得,自知不是对手,选择退去方为上策。







六、满柩砖灰


光绪二十五年,八十岁的曾祖父寻得宝花庵高僧至玄法师抽了个不详之签。法师解签说:“近期有血光之灾”。曾祖父求解,至玄法师告曰:回去后准备好你的棺柩,棺内码满青砖,用铁钉卯好,置于堂前。按我部署依计安排,你即可离开家乡选择安顿地,顺其自然,尽享天年。


曾祖父回到老家郢,依至玄法师部署,一切安排妥当。果不其然,不三日,来了两个卖货郎的大汉进了村。早有消息传报。老太爷家门早有准备,挽联孝帐早已挂上,灵堂一应布置。
    来人正是十五年前寻仇的曹姓兄弟,时年正值青壮,虎背熊腰,横眉高挑,好不威武。两人上前打探发生何事?家人故意误当做前来吊唁亲友,送上孝巾,便告知老太爷三日前故去,现正准备下葬。两人一愣,继而伏柩恸哭,悲伤欲绝,捶胸顿足,戚戚感人。家人随即扶起,但那对兄弟再次拍棺,口口呼唤“吾来晚矣!吾来晚矣!”悲天悯地半个时辰,方才依依诀别。


等那两兄弟走远,老爷子吩咐家丁打开柩桧。谁知道满棺整砖却变成了满棺砖粉。气功,内力好生了得。见此情形曾祖父倒吸一口凉气。感叹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人生若作伤生事,老来难免日惶惶。


七、双臂夹簸箕,单飞四十里


曾祖父依至玄法师之计破了曹家兄弟的寻仇,立即让家人三天后下葬衣冠,立坟树碑。吹吹打打,了却了风波。曾祖父的衣冠冢就在老家郢窑塘上游的月牙地。其实,曾祖父明白此事仍未曾了结。那兄弟俩的一举一动尽在眼中,佯死只是权宜之计,是肯定唬不住那兄弟俩的。


过了头七,老爷子准备好了行囊等到当日下半夜,这正是夜阑人静,月白风轻。老爷子悄悄登上屋顶借着月光两臂夹起两只簸箕玩起了五十年前的在西黄山碧霞观学艺时随猿臂道人学习的夹簸飞行绝技。


曾祖父人虽耄耋但鹤发童颜,有仙风道骨之气。由于常年练武不断,依然声如洪钟,动如脱兔,静若止水,行若闪电。虽不及当年体魄健硕,力大无比,却也三五人近不得其身。老爷子展开双臂做了个大鹏展翅姿势,顿了顿神情,然后猛然展臂,攒上蛮力,乘风而起,拍打簸箕,一个瑶子翻身直冲夜空。然后借助风势盘旋在老家郢,东、西郢、大圩、大许岗、前、后林岗、韩塘、陈岗、官塘一周之后再次发力升高体位,依依不舍地朝合肥方向飘然而去。




自此,曾祖父离开故土再也没回过老家了。听我父亲说他的爷爷死在合肥。合肥西门外杏花村有曾祖父百亩田产,还有个宅院,是我爷爷的小妈居所。曾祖父百年后葬在合肥城水西门外黑池坝的高埂上。这大约在清朝末年庚子年。我爷爷曾在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带我父亲去上过坟,那时父亲只有七八岁。后来父亲带人去寻过却再也不见了。这可能,一方面父亲年幼记忆模糊,另一方面合肥在不断扩张拓展中平了坟。


据传说曾祖父年轻时善走夜路,能夜行五百里,靠的就是借簸箕飞行之术。我小的时候听老一代人传曾祖父的轶闻更奇特,说他能遁土术,还能扯得上与杨家将抗金关系,我认为是听武侠大鼓书听岔了。故事,就是这么一代又一代传承的,越传越玄乎,越传越丰富。


其实,曾祖父生活的年代就是一八一四年至一九零零年左右。会些武功,蛮力过人,年轻时喜欢骑射,考过武举,跟随淮军打过仗,这些我都相信。说他两臂夹簸箕一气能飞四十里,会遁土之术,我将信将疑。但是,马道、瓦屑地、六百亩梨园都是确真真的,毋容置疑。


故事都是老一代流传下来的,今天肥北埠里李家后人仍然津津乐道。可见,李家后人尊崇祖先,看重家族亲情,宣扬先祖功德,这没有什么不好。人老了总想理清自己的来龙去脉,宗族的脉络清晰,这些都是人之常情,也是历史赋予后代的使命。对于故事真伪,有人确信无疑,有人笑笑而已。凡事不过分较真,自然大家都好,如若一定要来个水落石出,钻牛角尖大凡不必。








                                                                                                  铸人撰文


                                                                                                   2017.5.10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QQ|手机|联系我们 ( 皖ICP备18026094号|自广告|申请友情链接  

GMT+8, 2019-10-17 19:22 , Processed in 1.848491 second(s), 1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Licensed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